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激光整平机 >
从卖房求生到走出谷底“飞”了9年的木鸟民宿站稳脚跟
发布日期:2021-06-30 20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同时期做民宿的200多家公司,大都已经淡出人们视野,而木鸟还在继续前行。”站在9周年的时间节点上,木鸟民宿CEO黄越感叹。

  从2012年共享房屋概念传入中国,到如今民宿遍地开花、甚至火遍全网,有人在行业高光时刻高调入局,也有人在行业“寒冬”暗淡离场。浮沉间,木鸟民宿如何一步步走到了今天,又凭什么站稳脚跟呢?

  黄越,毕业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,曾在两家世界500强科技公司任高管,创办过乐乐淘礼品网和七天汇酒店预订网,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住宿领域,不断思考还能有哪些创新?

  2011年7月,旅行中突遇龙卷风,黄越临时改变行程,住进了美国洛杉矶的一家民宿。“推开门的一刹那,我是震惊的。”他回忆,那是与酒店不同的、具有当地特色的住宿空间——一个复式房,他们住在二层,客厅里有一架老式的三角钢琴、还有壁炉,厨房也分中式和西式。不仅如此,接下来的旅程,房东会给他们推荐景点、指引线路,还邀请他们一起出游,“完全是当地人在当地生活的一种体验。”

  事后,黄越专门算了一笔账,发现与当地的四星级酒店相比,民宿的性价比要高很多。“为什么中国没有这种住宿方式呢?”他略一思忖,产生了要把民宿带到中国的想法。

  第三次踏上创业之路,黄越“没那么冲动了”,而是做足了准备。“首先考察了欧美市场,发现民宿非常流行;考虑到文化的差异,又对亚洲市场进行了调研,主要去了日本、韩国、泰国、新加坡4个国家,了解住宿习惯、房间配置、预订平台以及渗透率等,发现亚洲的民宿渗透率相对较低,但也非常受欢迎。”这让他更加坚定,“民宿会是未来的大趋势。”

  2012年5月,木鸟民宿(当时称“木鸟短租”)成立。考虑到国内外市场的差异,黄越没有照搬当时在国外风头正盛的爱彼迎模式,而是在出租方式、盈利模式等方面进行了创新。

  据黄越介绍,爱彼迎以合租为主,但中国人更看重隐私,因此木鸟民宿在成立之初就主打整租房源,免去与陌生人和房东同住的尴尬;在国外,爱彼迎是双向收费,即对房东和房客都收取一定的费用,但国内对这种方式接受度比较低,木鸟民宿就只面向房东收取10%的佣金,为房客则提供免费服务,降低了用户尝试民宿的门槛。

  此外,针对中国人的习惯,在支付方式上,木鸟民宿选择了支付宝支付,后增加了微信支付,而国外当时盛行信用卡支付;木鸟民宿还开发了一个即时聊天系统,房客和房东可以随时随地在线沟通,避开邮件交流的不及时。

  2012年到2015年,是打基础阶段——这个阶段更多的是探知用户真实需求,改进产品和服务,增强对行业的认知;

  2016年到2018年,是扩张阶段——这个阶段主要以扩张房源为主,不仅在中国各地发展了房源,还开拓了东南亚、欧美等海外市场;同时积极进行品牌建设,与支付宝、京东等开展联合合作;

  2019年到2021年,是精细化运营阶段——房源数量逐渐增多,用户转化率也随之提升,但“对产品和服务的改进是无止境的”,这个阶段,木鸟不断细化对标四星级酒店的“四木民宿”标准,通过加大“四木房源”建设,推动房源品质进一步提升。

  2012年到2015年,是打基础阶段——这个阶段更多的是探知用户真实需求,改进产品和服务,增强对行业的认知;

  2016年到2018年,是扩张阶段——这个阶段主要以扩张房源为主,不仅在中国各地发展了房源,还开拓了东南亚、欧美等海外市场;同时积极进行品牌建设,与支付宝、京东等开展联合合作;

  2019年到2021年,是精细化运营阶段——房源数量逐渐增多,用户转化率也随之提升,但“对产品和服务的改进是无止境的”,这个阶段,木鸟不断细化对标四星级酒店的“四木民宿”标准,通过加大“四木房源”建设,推动房源品质进一步提升。

  回望这一路,黄越坦言,木鸟也是磕磕碰碰走过来的,最困难的时候,甚至曾卖房求生。

  “2014年,木鸟即将迎来第一轮投资的前夕,短租行业第一家网站‘爱日租’突然倒闭,一时间看衰这个行业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,让身为同行的木鸟遭受了一次重创——投资人选择放弃。”黄越回忆道,计划中的融资突然落空,导致资金链断裂,木鸟陷入随时倒闭的危机。

  “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先把自家的房子卖了,补足公司的现金流。”黄越透露,因要求快速成交、一次性付款,他最终以低于市场价10万出售了房子。“一周后,这笔‘救命钱’总算到账,当时公司账面只剩下380元。”

  筹到钱后,木鸟民宿发展越来越好,房源数量很快突破10万大关。次年,也就是2015年,木鸟民宿就拿到了首轮6000万人民币的融资。之后,木鸟民宿又先后于2016年2月、2017年11月、2019年5月,完成B轮、B+轮、B2轮3轮融资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7年木鸟民宿首次实现月度盈利,2019年更进一步实现了全年盈利。

  “但2020年,木鸟又回到了全年亏损的状态。”黄越表示,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也对木鸟产生了阶段性的负面影响。2020年初,木鸟民宿遭遇史上最大规模退单,1、2月份的订单基本全部退完,同时大量房东退场,房源数量骤减,整个公司几乎处于停摆状态。

  不过,“这时的木鸟民宿比2014年更成熟了,抵抗风雨的能力更强了,能够第一时间以最积极的态度去应对。”黄越称。

  在特殊时期,除了升级退保政策、倡导房东消毒和清洁、直播导流以减少空房率等措施外,木鸟专注于优化产品细节,深入挖掘用户需求——扩新了乡村民宿的房源和服务,主推周边游、民宿预售和中长租业务。

  数据显示,木鸟民宿从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回暖,今年更迎来“暴涨”。2021年春节订单实现同比增长22倍,恢复至2019年春节假期的90%;清明订单量相较2019年同期增长1.8倍;五一订单量为2019年同期的2.5倍;端午预订量超2019年同期,为2020年同期的2.9倍。

  “在刚刚过去的4月份,木鸟又重新实现了盈利。”黄越表示,他对木鸟后续的持续盈利有更大的信心。

  作为国内早期民宿玩家之一,木鸟民宿可以说是和国内民宿行业一同成长起来的。那么,民宿又是如何在中国火起来的呢?

  在黄越看来,共享经济的普及和发展,为民宿这一新生事物被用户所接受奠定了基础。“随着‘共享’理念深入人心,房东愿意把自己的房子共享出来,用户愿意住进共享的房子,民宿得以存在。”其次,酒店的发展是不均衡的,“一房难求”“天价房租”现象随地域、季节变化成为常态,住宿需求无法满足,催生民宿市场。

  此外,年轻用户为民宿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“民宿设计的多元化与个性化,符合年轻用户的心智,他们的选择直接导致了民宿的走红。”他说。

  “因为疫情,用户更注重安全性和私密性了,这正是民宿的特性。”黄越补充说,据他观察,疫情后,民宿订单的增长速度比酒店要快。

  据了解,欧美的民宿渗透率已经达到38%,有些欧洲国家甚至超过50%,但在中国,据木鸟民宿统计,民宿渗透率还不足1%。不过,国内民宿市场正处于发展的上升期,黄越预计,中国民宿渗透率将能做到25%。

  放眼国内民宿市场,途家、小猪等本土企业已然发力,Airbnb不断尝试突破中国市场的壁垒,携程等OTA平台以及美团等本地生活类平台也对民宿侧目。对此,黄越表示,“民宿是一场长跑,能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胜者。”

  未来10年,木鸟民宿将坚持“聚焦”战略,即始终深耕民宿行业,并在此基础上推行“扩张”战略:品类方面,木鸟目前城市民宿居多,未来将在乡村民宿上扩张,做一些精品民宿、特色民宿;地域方面,全网最快开奖现场。木鸟目前主要精力在中国市场,未来会大力发展东南亚、欧美、澳洲等海外市场;时间维度上,木鸟目前以短租业务为主,时长是两天到两周,未来尝试开展中长租业务。

  “希望木鸟作为平台方可以在民宿行业的发展上多多贡献力量,担起更多社会责任,盘活现有全部110万套房源,直接或间接解决十万个灵活就业,带领中国民宿行业发展再上新台阶。”黄越说。

工程装备有限公司始创于2014年是全国先进混凝土设备激光整平机研发生产企业之一,目前主要生产激光整平机,混凝土激光整平机,激光摊铺机和激光整平仪等设备。欢迎来电咨询